9:34
更多 視頻
  • 正在播放
  • 正在播放
  • 正在播放
  • 正在播放
全能神說:「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具備的,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因為生命只能從神而來,也就是說只有神自己才具備生命的實質,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說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頭,只有神才是湧流不斷的生命活水泉源。創世以來神作了大量的帶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許多帶給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許多使人能得生的代價,因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復活的道。神無時無刻不在人的心中,無時無刻不活在人的中間,他作了人生活的動力,作了人生存的根本,又作了人後天生存的豐富的礦藏。他使人轉而復生,使人頑強地活在人的每一個角色中,靠著他的力量,靠著他永不熄滅的生命力,人活了一代又一代,而神生命的力量始終如一……地在人的中間支撐著,他付出了常人未曾有的代價。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選篇)·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https://tr.kingdomsalvation.org/kingdom-selection-015.html


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靜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但是只有你仍在那黑夜中沉睡,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覺察不到新天新地、新時代的到來,因為你的父親告訴你:「孩子,不要起來,時候還早,天氣很冷,不要到外邊去,免得被刀槍戳傷你的眼睛。」你只相信你父親的叮嚀,因為你相信,只有父親是對的,因為父親比你年長,父親是真的疼愛你。這樣的叮嚀,這樣的疼愛,使你不再相信人間有光明的傳說,不再理會這個世間是否還有真理存在,不再奢望全能者的救助,只是安於現狀,不再企盼光明的到來,不再瞭望傳說中的全能者的降臨。一切美的……東西在你看來都不可能復生、存在,人類的明天、人類的未來在你的眼中消失、覆滅。你死死地拽住父親的衣衫,願與其同受苦難,深怕失去同行的伴侶、失去遠去的「方向」。迷茫的人世間,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你——堅韌不拔、寧死不屈地填充著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色,造就了一個又一個根本就不害怕死亡的「勇士」,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麻木了的、不知道受造為何的病癱之人。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全能者的嘆息不再讓人聽得見,全能者的雙手不願再撫摸這個悲慘的人類。一次次地奪回,一次次地失去,就這樣重複著他作的工作,就從那一刻開始,他感到倦了,感到厭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計,不再遊走在人中間……人根本就覺察不到這一切的變化,覺察不到全能者的來與回、惆與悵。
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沒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蹤,更沒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他的超凡在於他能感覺得到人所不能覺察得到的東西,他的偉大在於他是被人類棄絕卻又是拯救人類的那一位。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他將歡快的心變得憂傷,又將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為著他的工作,也為著他的計劃。

全能神的發表《主宰一切的那一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6BZUh1Dk24


全能神的發表《人類雖經敗壞,依然在造物主權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6d2ga0K1Jk



撒但敗壞人類幾千年,作了無數的惡,迷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人間犯下了滔天罪行,它殘害人、迷惑人、引誘人與神對抗,它攪擾、破壞神經營計劃的惡行累累,然而,在神權柄之下的萬物生靈一如既往地遵循著神所制定的法則與規律。與神的權柄相比,撒但的邪惡本性與它的猖獗是那麼的醜陋不堪,那麼的令人噁心、厭憎,也是那麼的渺小與不堪一擊。儘管撒但遊走在神所創造的萬物其間,但它絲毫改變不了在神命定之下的任何人、事、物。幾千年過去了,人類依然享受著神所賜予的光與空氣,人類依然喘息著神親口呼出的氣息,人類依然享受著神所創造的花鳥魚蟲、享受著神所供應的萬物;晝與夜依然在不停止地更替;四季也如常地交換著;天上飛翔的大雁今冬離……去,明春依然會歸來;水裡的魚兒從來都不曾離開江河湖泊——牠們的家;地上的知了在夏日裡盡情地唱著牠們自己的歌謠;草叢裡的蛐蛐兒在秋日裡伴隨著秋風輕聲吟唱;大雁成群結隊,而蒼鷹形單影隻;獅群以狩獵為生;麋鹿離不開鮮花和草叢……萬物中的各種生靈去了又來,來了又走,在瞬息間千變萬化,而不變的是牠們各自的本能與牠們的生存法則,牠們在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存活,沒有人能改變牠們的本能,也沒有人能破壞牠們的生存法則。在萬物中存活的人類儘管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與迷惑,但人類依然離不開神造的水、神造的空氣與神造的萬物,人類依然在這個神所造的空間中繁衍、存活。人類的本能沒有變,人類依然靠著雙目觀看,靠著雙耳聆聽,靠著大腦思考,靠著心靈來體悟,靠著雙腿、雙足行走,靠著雙手勞作,等等神所賜給人能接收從神來的供應的本能都沒有變,人類與神配合的器官沒有變,人類能盡到受造之物本分的器官沒有變,人類心靈的需要沒有變,人類認祖歸宗的願望沒有變,人類企盼得到造物主拯救的願望沒有變,這就是在神權柄之下存活而經受了撒但血雨腥風摧殘之下的人類的現狀。雖然人類飽受撒但的蹂躪,不再是初造的亞當、夏娃,而是滿了知識、想像、觀念等等與神敵對的東西,滿了撒但敗壞性情的人類,但在神的眼中,人類依然是神所造的人類。因為人類依然在神的主宰、擺佈之下,人類依然在神所制定的軌跡中存活,所以,在神眼中被撒但敗壞之後的人類,只不過是外表滿了污垢、飢腸轆轆、反應有點遲鈍、記憶有點衰退、年紀稍微大了些罷了,而人的各項功能與本能卻完好無損,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類。這個人類只要聽到造物主的呼喚、聽到造物主的聲音就能站立起來為找到聲音的源頭而奔走,這個人類只要看到造物主的身影便能不顧一切、撇下一切地為他花費,甚至為他捨命。當人類的心靈體悟到造物主心聲的時候,人類便棄掉撒但來到造物主的身邊;當人類完全洗掉了身上的污垢,得到造物主再次滋養供應的時候,人類的記憶便得以恢復,這時的人類就真正回歸到造物主的權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選篇)》


茫茫宇宙穹蒼,多少生靈在繁衍生息,周而復始地在遵循著生命的規律,遵循著一個不變的法則。死去的人帶走活著的人的故事,而活著的人又在重複著死去之人的歷史悲劇。人類不禁要問:我們為什麼活著?又為什麼要死去?是誰掌管著這個世界?又是誰創造了這個人類?難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嗎?人類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千百年來人類不停地在提出這些問題,不幸的是,人類越是這樣執迷於這些問題,越加增了人類對科學的渴望。科學給人的肉體帶來了暫時的滿足與短暫的享受,卻並不能讓人類擺脫靈魂深處的那一份孤獨、寂寞與難以掩飾的恐懼與無助。人類只是用肉眼可以看得到、頭腦可以理解的科學知識來麻醉著心靈,但是卻阻擋不住人類探究奧祕的腳……步。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著,沒有人可以擺脫,也沒有人可以改變,因為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卻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著四季,調節著風霜雪雨的轉換;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沒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著這個人類。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並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決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決定人類的命運。不管你能否接受這一事實,然而這一切都將在不久的將來讓人類親眼目睹,這也是神即將要作成的事實。人類在神的眼目之中存活,也在神的眼目之中死去;人類為著神的經營而存活,也為著神的經營而閉上雙目,周而復始地來了又走,走了又來。這些無不都是神的主宰與安排。神的經營一直在向前,並沒有止步,他要讓人類知道他的存在,相信他的主宰,看見他的作為,歸回到他的國中。這就是他的計劃,是他幾千年來經營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選篇)·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全能神的發表《全 能 者 的 嘆 息》

神話語朗誦(舞台版) 4個視頻 1259次觀看

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靜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但是只有你仍在那黑夜中沉睡,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覺察不到新天新地、新時代的到來,因為你的父親告訴你:「孩子,不要起來,時候還早,天氣很冷,不要到外邊去,免得被刀槍戳傷你的眼睛。」你只相信你父親的叮嚀,因為你相信,只有父親是對的,因為父親比你年長,父親是真的疼愛你。這樣的叮嚀,這樣的疼愛,使你不再相信人間有光明的傳說,不再理會這個世間是否還有真理存在,不再奢望全能者的救助,只是安於現狀,不再企盼光明的到來,不再瞭望傳說中的全能者的降臨。一切美的東西在你看來都不可能復生、存在,人類的明天、人類的未來在你的眼中消失、覆滅。你死死地拽住父親的衣衫,願與其同受苦難,深怕失去同行的伴侶、失去遠去的「方向」。迷茫的人世間,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你——堅韌不拔、寧死不屈地填充著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色,造就了一個又一個根本就不害怕死亡的「勇士」,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麻木了的、不知道受造為何的病癱之人。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全能者的嘆息不再讓人聽得見,全能者的雙手不願再撫摸這個悲慘的人類。一次次地奪回,一次次地失去,就這樣重複著他作的工作,就從那一刻開始,他感到倦了,感到厭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計,不再遊走在人中間……人根本就覺察不到這一切的變化,覺察不到全能者的來與回、惆與悵。
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沒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蹤,更沒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他的超凡在於他能感覺得到人所不能覺察得到的東西,他的偉大在於他是被人類棄絕卻又是拯救人類的那一位。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他將歡快的心變得憂傷,又將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為著他的工作,也為著他的計劃。

全能神的發表《主宰一切的那一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6BZUh1Dk24


全能神的發表《人類雖經敗壞,依然在造物主權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6d2ga0K1Jk